澳门新浦新京
个人资料
蓝虹
蓝虹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266,656
  • 关注人气:13,9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澳门新浦新京
正文 字体大小:

畲寨的婚礼

(2020-05-19 08:10:31)
标签:

情感

作者:蓝虹

   畲寨的婚礼是热闹的,有娶进的婚礼,不管是娶男还是娶女,都是欢天喜地的,要添人进口了,总是大喜事。但是,如果是寨子里的姑娘要嫁出去,那婚礼就有点凄凄惨惨的,寨子里也是连拉带扯的,对迎亲的男家那是要好好地为难的。畲族还残留着很多从母系氏族向父系氏族过渡的痕迹。女人原来是不要嫁的,应该是唱着山歌的阿哥就留在女家,过渡到一些阿哥在女家呆了三年,就把阿妹给拐带到自己寨子里了。原来是要抢亲的,从男方寨子里来一些阿哥,帮着一起在夜黑风高的夜晚,偷偷把阿妹给偷走。这样离开母家的寨子,阿妹是要反抗的,是要哭的。而寨子里的人如果发现了,那是要狠狠地打,要抢回来,要经过几番争夺,才不得已被男方抢走。

    不过,到我小时候,畲寨已经不抢婚了,婚还是好好的结的,男方迎亲的队伍来了,总不能打出去,但也没有敲锣打鼓欢迎他们的道理。所以,畲寨的婚礼,如果是姑娘要嫁出去,女方是不会主动准备酒菜的。好好的姑娘要嫁出去,伤心都伤心死了,哪还有心情准备大鱼大肉的招待。所有的鱼肉菜什么的,都要由迎亲的男方家准备,包括厨子。所以,男方迎亲的队伍是非常壮观的,要带很多的赤郎来,包括厨子,担着几头杀好处理好的猪,几担鸡鸭鱼,几担鸡蛋鸭蛋各种点心。过去,这些赤郎是要在月黑风高的夜晚帮着新郎来抢亲的,现在,这些赤郎要帮着新郎用文明的方式把他亲爱的阿妹带走。

    所以,这些挑着鸡鸭鱼肉各式礼品的迎亲队伍来了,寨子里的人们是绷着脸的,要各种刁难,表示我们很不愿意嫁女。欢迎,想多了,那是不可能的。没有拿大棍子打你就不错了。所以,迎亲的赤郎们,还有新郎,都要低三下四的,要非常小心地讨好女家。

迎亲的队伍到了畲寨,要进寨子就遇到各种阻拦和刁难,赤郎们要用真诚的歌声过一道道关卡,所以,在畲寨,男人会唱歌真是很重要呀。好不容易突破重重障碍进到寨子里,遇到的是冷锅冷灶。我们正生气呢,怎么可能给你们准备饭菜,饿着吧。赤郎们放下各种鸡鸭鱼肉各种礼品的担子,很小心地开始唱歌求借炊具。炊具?没有的,不给,正生气呢。于是,赤郎要再三再四地唱歌,求女家借炊具好让他们可以做饭。赤郎唱不下来,新郎要上场跟着唱,一直唱到女家心软,把一件炊具扔过来,比如,一把锅铲。负责做饭的赤郎赶紧收了。负责唱歌的赤郎和新郎又接着要唱着乞讨另一件炊具,比如锅,蒸笼等。

记得小时候,每次遇到寨子里嫁女,我心情也是不好的。寨子周围都是血肉至亲,不能做婚,这个要嫁的阿哥,一定是来自很远的寨子,山高路远,以后,要回娘家不是那么容易。每日相聚在一起的姐姐要嫁了,从此不可以在一起玩了,心情肯定是很低落的。而且,这个要嫁的姐姐,肯定几天前就开始哭,这叫哭嫁,表达她不愿意离开寨子离开父母亲人姐妹的伤心。寨子里相好的姐妹都要陪着哭,我虽然年龄小,可是悲喜还是能感受到的,每天听着要嫁的姐姐这样痛哭,觉得出嫁一定是一件非常悲伤痛苦的事情,心情也是很不好,因此,迎亲队伍来了,也是跟着小朋友们一起刁难的,比如拿橘子或者大柚子砸赤郎,但是,对于新郎,还是舍不得砸,因为这个新郎已经在我们寨子里生活了三年,干了三年活,是很亲的哥哥了。但他要把我们的人带走,而不肯留下来成为我们的人,这就让人生气了。这么想着,觉得新郎也不是好人,于是,忍不住也对着他恶狠狠地扔了好几个橘子。抱了一个大柚子,想朝他脑袋砸过去,不过,太高了,够不着。

我的堂姐蓉姐儿就是嫁出去了,她的婚礼我是全程参加了的,而且,第一次成为送亲队伍的一员。以前是年龄太小,没法送亲,因为送亲往往要走一天一夜的山路,很辛苦的。后来年龄大了些,又去山外读书,也没办法参加送亲。蓉姐儿的丈夫吉生哥是个很帅很魁梧很勤快的阿哥,唱山歌赢得蓉姐儿的芳心后,在我们寨子生活了三年,我们都认为他就会在寨子里留下了,但吉生哥是个独子,家里父母就守他一个,坚决不肯他留在我们寨子,只有蓉姐儿嫁了。

在畲寨,我们女孩是三公主的化身,非常高贵,男生是天狗的化身,稍微要低一点。所以,出嫁就有点不情不愿,或者,至少,要表现得不情不愿,不可以高高兴兴好像急不可待就愿意去远嫁。而且,确实,要离开朝夕相处的父母姐妹,要去远方一个陌生的寨子生活,要嫁的女孩确实心里也是悲悲切切的。比如,出嫁前的好几天,蓉姐儿就开始在闺房哭了。畲族女人都是豪爽的,哭也是哭得惊天动地的。那些天,寨子里的人们都听见蓉姐儿的哭声,她的妈妈也经常陪着她一起哭。畲家人是爱唱歌的,只哭不唱是不可能的。我们就听见蓉姐儿一边哭,一边唱着如何舍不得父母,如何舍不得姐妹,如何舍不得弟兄。她的母亲一边哭,一边会陪着她唱。姐妹们也会边哭边陪着唱。蓉姐儿结婚,我是刚好从山外读书放假回来,我已经长大了,所以,不是像过去小时候那样,只会扔大柚子砸人,也是会唱歌的。我也陪着蓉姐儿唱了一天,表达对她的不舍,希望她去了吉生哥家可以获得好的生活。

在这悲悲切切的气氛中,吉生哥带着迎亲的队伍来了,一群精壮的小伙子。虽然知道吉生哥要带蓉姐儿走也是没办法,他是独子,但我们依然很生气,不准备饶了他。进寨子就设置了各种关卡,小朋友们还砸了他们很多橘子柚子什么的,他们很狼狈,小心翼翼地躲避着。终于进到寨子里了,赤郎们卸下担子,里面是鸡鸭鱼肉和各种礼品。要走那么远的山路,挑着那么重的担子,很辛苦,可是,我们是水都不会给他们倒一碗的,他们要烹调酒席给我们全寨子里的人吃,好让我们感到满意,他们才好把蓉姐儿带走。现在已经不可以趁着月黑风高来抢人了,就需要低三下四地求我们。

于是,吉生哥就带着赤郎们开始唱歌,乞讨炊具,包括锅铲、菜刀、火筒、饭捞、酒壶、筷子等,都需要通过新郎和赤郎们的唱歌乞求,才可以拿到。好不容易把炊具唱齐了,就要开始杀鸡。这时候,小孩子们就开始故意朝他们扔东西,让他们不能好好杀。按照习俗,他们要在地上摆一个碗,鸡血必须全部流到碗里,不许有一滴血落在地上,如果有血落在地上,杀鸡的赤郎和新郎就要受罚,过去是挨打,现在已经变成罚酒了。过去是拿着棍子打,现在是提着酒壶灌,不管哪种,滋味都不好受,因为担着那么重的担子爬山涉水地,连碗水都还没讨来喝呢,就要受各种苦。

这时,大赤郎,就是厨师,赶快就开始卸下各种鸡鸭鱼肉等原材料,开始准备酒席了。一部分赤郎跟着大赤郎帮忙,还有一些赤郎要忙着唱歌,给围在周围的新娘的亲朋好友说好话,也是保护大赤郎可以不受干扰地做饭。饭菜做好了,摆上桌,赤郎们更是要放大嗓门唱歌,通知寨子里的人们饭菜好了,请大家吃饭。他们是到我们寨子里带走我们的亲人的,所以,并不是他们唱首歌请我们吃我们就吃的,那必须是唱很多歌,唱得很恳切,恳求我们去吃,我们才入席的。鸡鸭鱼肉各色蔬菜都是他们自己挑过来的,包括水酒。我们很高傲冷漠地入席,赤郎们很恳切地唱歌,恳求我们吃菜喝酒。我们这些伴娘也会和他们对歌,不过,都没有好话,都是为难他们的。赤郎们并不敢生气,只能唱歌化解。

吃了饭,大家情绪缓和了很多,变得友善一些。我们帮着蓉姐儿准备嫁妆,也是很多担子的,最多的是蓉姐儿亲自做的鞋子和绣的鞋垫。畲寨的女孩子,从懂事起就要开始做鞋子绣鞋垫的,那么多年下来,积攒了满满几大箩筐的鞋子鞋垫。还有各种绣品,各种自己织布刺绣的被子枕套,衣服等,还有大担大担姑娘自己酿的水酒,存在地窖里,很有年份了。

伺候大家吃完饭后,晚上,新郎和赤郎们还要唱歌,唱他们的寨子多么好,蓉姐儿嫁过去的生活将会多么幸福。新郎要唱歌表达他以后会如何爱护蓉姐儿,让蓉姐儿开心又富裕。伴娘们也会以唱歌的形式出各种题考他们,答出来了也就罢了,要是没有答出来,就要被各种嘲讽。这种唱歌和对歌要持续到深夜。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只是蒙蒙亮,我们就赶快起床,帮蓉姐儿梳妆。蓉姐儿还是边哭边唱,还挣扎拒绝我们帮她梳妆,表达她不想远离家人的伤心。我们也唱着歌劝慰她,一边赶快帮她梳头,帮她带上银子的凤凰头饰,帮她穿上凤凰装。因为男方家的寨子很远,必须天一亮就赶快出发,不然到晚上也赶不到男方的寨子,悬崖峭壁的深山,走夜路还是危险的。

蓉姐儿梳妆好后,要到祠堂里拜别祖先,从此后,她就成为另一个寨子的人了,入了另一个寨子的族谱。我们在祠堂里铺了很多米筛,蓉姐儿就踩着这些米筛,走到祠堂的香案前,深深地鞠躬,哭着拜别祖先。畲族的女孩子是尊贵的,是三公主的化身,所以,即使拜别祖先也是不可以跪的,只能鞠躬。

赤郎们挑着嫁妆,一大早就带着我们送亲的队伍上路了。蓉姐儿哭得伤心极了,蓉姐儿的妈更是拉着她的手不肯放,两人边哭边唱。赤郎们就赶过来唱歌劝慰,新郎唱歌向岳母表忠心和决心,以后一定把蓉姐儿当三公主一样爱惜。各种唱歌各种劝慰,蓉姐儿的妈妈才哭着放开手,新郎立即牵着新娘的手出寨子。全寨子的人都出来送,送了一程又一程,各种不舍,各种流泪。

终于就剩我们送亲队伍和迎亲队伍了,寨子里的人送到山岔口,远远地向我们招手。蓉姐儿哭到走不动,吉生哥很怜惜地搀扶着她。这时,唢呐开始吹响,锣鼓开始敲起,高昂的曲调和喧哗的声音在深山里盘旋。

吉生哥的寨子很远,我们从天刚蒙蒙亮开始出发,一直走到天黑也没有到。深山路不好走,走夜路有点危险,迎亲的赤郎们点起了火把。长长的迎亲送亲队伍,长长的火把,在山路上蜿蜒,很美丽很壮观。山里是有野兽的,甚至有野狼,点起火把,再加上高昂的唢呐声,喧哗的锣鼓声,野兽们就不敢靠近了。而且,点着火把,也更好看清楚路况。

不知道走了多久,看见山那边也有一条长长的火把队伍,显然是很多人在那边举着火把等着,迎亲的赤郎们就兴奋起来,说是寨子里的人们出来迎接了。看着火把就在山那边,可是,走起来,还是费了很长时间。终于,我们这支火把队和寨子里派来迎接我们的火把队胜利会师了。赤郎们立即放各种自制的火药爆竹,更加卖力地吹起唢呐敲起锣鼓,有两个迎接的人提前举着火把跑步回寨子报信去了。

对吉生哥的寨子来说,这是添丁进口的大喜事,所以,进到寨子,寨子里的人们都兴高采烈地在寨子的门口等着,我们一到,立即就有人接过我们手里的东西,把我们迎进去。寨子门口放着一个火盆,蓉姐儿要在吉生哥的帮助下跨过火盆。我们紧张地在火盆边上站着,蓉姐儿甚至没有要吉生哥帮助就自己顺利地跨过了火盆,寨子里的人们都很欣赏地看着。

跨过火盆,吉生哥就搀扶着蓉姐儿去祠堂。祠堂从门口到香案摆了很多米筛。蓉姐儿踏着米筛,进入祠堂,在祠堂的香案前深深鞠躬,因为是三公主的化身,在畲族的任何祠堂,女孩都是不用跪的,但男生要跪。蓉姐儿站着、吉生哥跪着,两人举行了结婚仪式,族长接受了蓉姐儿敬的水酒,将蓉姐儿写进吉生哥家的族谱,从此,蓉姐儿就是这个寨子的人了。吉生哥家里是喜气洋洋,但我们送亲的,心里却是有点心酸。

进行了结婚和入族谱仪式后,蓉姐儿被送入洞房,我们这些送亲的人,就被迎进喜宴,坐了头桌。 酒席很丰盛,但我们走了整整一整天的山路,我非常疲惫,稍微吃了些东西,喝了点水酒,他们就把我送入客房休息了。但其他送亲的人们还很兴奋,晚上,吃完晚饭后,又点起了篝火,大家围着篝火唱歌跳舞,一夜狂欢。

第二天, 天气很好,微风轻拂,蓉姐儿的嫁妆被抬到了晒谷场,大家都聚集到那。很多的精工细作的鞋子,每一双鞋子,都是蓉姐儿自己亲自做的,包括纳鞋底的麻绳,也是蓉姐儿自己采了麻树枝,剥了麻树枝的皮,将它浸润在水里十几个小时后,再揉搓编织而成。有的鞋底是白白净净的,鞋底布是白色的,麻绳也是白色的,洁净得就像天上的白云。有的鞋底是花色的,麻绳被印染成各种颜色,被巧手纳出一朵朵花样。吉生哥寨子里的人一双双鞋子翻看着,根据鞋子的数量和质量来评估蓉姐儿的手艺和勤劳度。还有五彩缤纷的鞋垫,绣出各种花样的美丽的衣服,很多的被子、枕套。这些都是蓉姐儿自己亲手做的。做姑娘时那么多山风轻拂的夜晚,姑娘们聚在一起,一边唱歌,一边做着各种的手工活,就为了出嫁时的这场展览。蓉姐儿做的鞋子、鞋垫、各式刺绣衣服、各式被子床罩枕套堆满了整个晒谷场,大家都称赞蓉姐儿是个勤劳的姑娘,手工活真是漂亮,吉生哥真是有福气,娶到这样既漂亮又勤劳又手巧的姑娘。

晒谷场的另一边放的是一坛坛水酒,是蓉姐儿每年酿制的,都存在地窖里,很有年份了。蓉姐儿一身灿烂的凤凰装,带着摇逸生辉的凤凰头饰,举起了她选择的年代最久远她认为做得最好的那坛酒,砸碎了,立即,酒香四溢。会酒的人,品酒的第一步就是闻味,蓉姐儿做的酒,那浓郁的香味,吉生哥全寨子的人都闻到了,大家赞叹不已。吉生哥开始邀请寨子里的人品尝蓉姐儿做的水酒,这些储存在地窖或者山洞里的美酒,非常美味。大家拿着粗陶碗,慢慢品尝,笑着赞叹。晒谷场上欢声笑语的。

等大家欣赏了蓉姐儿的刺绣手工,品尝了蓉姐儿亲手做的美酒后,司仪就请大家退出晒谷场,围在晒谷场周围。请蓉姐儿分派礼物。寨子里所有人,包括小孩子们都围在晒谷场周围。司仪是寨子里的长辈,对每家的名字和家庭成员都烂熟于心。他一个个喊出寨子里族人的名字,蓉姐儿看看他,或者她,立即要根据族人的脚,判断可能穿多大的鞋,从这堆鞋子中立即找到合适的鞋子,赠送给他。这就很考验姑娘的灵秀了,她在做姑娘的时候是否已经考虑到要面对各种不同大小不同类型的脚呢,她是否在几秒钟的时间就能判断准确寨子里的人们到底穿多大的鞋呢?这些鞋子,寨子里的人当场就会穿上的,大家评判这些鞋子是否合脚舒适。

寨子里的人很多,根据不同年龄,蓉姐儿送出不同的鞋。姑娘们,蓉姐儿送出的是绣了很多花的花鞋,大哥大叔,蓉姐儿送出的是白底青面千步鞋,大方威风舒适。小孩子们,蓉姐儿送出的是绣着各种动物的可爱动物鞋,有虎头鞋,兔子鞋,小公鸡鞋等。小孩子们得了新鞋,互相攀比着鞋上可爱的小动物,高兴得在晒谷场尖叫。送出的每双鞋,都是配了漂亮的鞋垫的。配的鞋垫也被高高举起,让大家参观,让大家评估鞋垫的手工,以及与鞋子的相配程度。

寨子里辈分高年岁大的老人,蓉姐儿不但要送鞋,还要送衣服。那些刺绣着各种代表着吉祥长寿的花鸟的衣服,一件件,被送到老人们的手里,立即就被穿上了。老人们换上了新服,很高兴,寨子里的人都围着评判,称赞新娘手巧还孝顺。

这样的送礼物场面要持续好几个小时,一直到寨子里所有的人家都拿到和换上了新鞋或者衣服。大家心满意足地回寨子吃酒席,唱歌跳舞。这样的狂欢要持续好几天。

但是,世上没有不散的宴席。几天的狂欢之后,我们送亲的队伍就要回去了。蓉姐儿以后就要一个人在这个陌生的寨子里生活了,她很不舍,不断地唱歌表达她的不舍和难过,我们也唱歌安慰她,她有吉生哥呢,还有满寨子喜欢她的新家人。蓉姐儿依依不舍地把我们送了一程又一程,但千里相送,终有一别,我们走出很久,还听见蓉姐儿伤心的歌声,在山谷里回荡,她在哭着给我们唱歌,她在告诉我们,她有多么舍不得我们,舍不得爹娘,舍不得家乡。我们频频回头,伤心中也默默祝福,祝福她美好的爱情,祝福她新的人生的开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澳门新浦新京 版权所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