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浦新京
个人资料
小众
小众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90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澳门新浦新京
正文 字体大小:

东西方艺术的“两极”——张大千和毕加索

(2012-01-19 08:00:00)
标签:

杂谈

东西方艺术的“两极”——张大千和毕加索

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时空相隔,毕加索与张大千的女儿因“毕加索艺术展”在世博中国馆展出而相遇,她们的相会聚焦了无数媒体的闪光灯,也被无数文艺爱好者津津乐道,而她们的手中还握着50多年前,毕加索与张大千在巴黎相会时的留影。

然而艺术界的人都知道,50多年前,那场中西会晤更是曾轰动整个巴黎,被称为“艺术节的高峰会晤”,有着不可磨灭的重要意义。

 

中西会晤

时光交错,仿佛回到了55年前,已经在中国画坛赫赫有名的张大千,不在乎朋友的劝阻,执意前往巴黎郊外的坎城。会见西方绘画大师毕加索。而这位传说中有着古怪脾气的艺术家并不倨傲,而在自己的私宅里隆重地招待了这位东方贵客。并捧出一大批模仿齐白石的中国画习作,请张大千批评指点,而其几可乱真的画面令张大千大为吃惊,不由发出一声声由衷的赞叹。

张大千和毕加索的会晤,轰动了巴黎的新闻界。报刊纷纷刊登评论,赞誉“这次历史性的会晤,显示近代中西美术界有相互影响、调和的可能。”张大千和毕加索是分踞中西画坛的巨子。因而他们的会晤具有着特别重要和非常显著的意义,从此国际艺术界中便传出一个新的称呼:东“张”西“毕”。

东“张”西“毕”称呼的出现,标志着张大千已登上世界艺坛的最高峰,并标明他已与西画泰斗毕加索,分别成为各自代表的东方和西方艺术的“最高两极”。

其实在他们会晤之后,台湾国立历史博物馆还曾举办过一次“中西名家画展”,参展的中国画家有张大千、傅儒、黄君璧三人,西画名家则是毕加索、马蒂斯、雷诺阿等,展览中张大千和毕加索的作品都为80幅,明眼人一眼便可看出,台北此举即是将两人再次相提并论,借以突出“东张西毕”。

当时,张大千应邀为该馆展出的毕加索作品撰写了《毕加索晚期创作展序言》,他在序言中写道:毕氏之作,见于画肆者,与传统西画有异,而其思想内容,实亦基于西方。早期所倡立体主义,乃循塞尚之立论从事理性创作,而吸取黑人雕刻之犷野,突破写实之约束,不过强化其表现而已。其后,立体主义已为欧西现代艺术之里程碑,其影响于后进而导致新风者,固无伦矣,而毕氏颇不以此自矜,日以新构思以试新创作,一变再变,乃至于千变万变曾无稍懈。

而关于张大千,法国著名美术评论家但·尼耶华利曾说:批评家与爱好艺术者及汉学家,皆认为张大千画法,变化多端,造型技术深湛,颜色时时革新,感觉极为灵敏,他在接受中国传统下,又有独特的风格,他的画与西方画风对照,唯有毕加索堪与比拟。这个评价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卓绝才情

张大千是天才型画家,其创作达“包众体之长,兼南北二宗之富丽”,集文人画、作家画、宫廷画和民间艺术为一体。于中国画人物、山水、花鸟、鱼虫、走兽,工笔、无所不能,无一不精。诗文真率豪放,书法劲拔飘逸,外柔内刚,独具风采。张大千的画风,在早、中年时期主要以临古仿古居多,花费了一生大部的时间和心力,从清朝一直上溯到隋唐,逐一研究他们的作品,从临摹到仿作,进而到伪作。

    令张大千最为得意的是其“造假”技术一流,让人难辨真伪,经常“以画易画”,用自己做的“假古”换回“真古”,挂在家中。尤其他制造的“石涛画”,不仅神经气质、笔迹特点都属于石涛,就连所用的纸张、印泥、颜料、墨色等,无论用人工还是科学的鉴定,都很难发现破绽,结果连中国当时研究石涛两大权威——黄宾虹和罗振玉都被瞒过了。

30年代中期,张大千在北平和心仪和佩服日久的“旧王孙”文人画画家傅儒相识,当时傅儒的书画艺术已经轰动北京城,被誉为北方画坛的“圣手”,而傅儒也对张大千的艺术很为敬重,两人曾经还成为近邻,交往甚密,一个在琉璃厂润笔最高,一个是画展中售价最昂贵的,一个是北方人,一个是南方人,一个是山水主写北宗兼写南宗,另一个则主写南宗兼及北宗。两人又同是博学多才,诗书画三绝,在当时的画坛名声最大,因此,“南张北傅”的提法不免应运而生。而这种称号的出现,标志着张大千已经登上中国画坛的最高殿堂,意味着张大千的绘画艺术已经达到了中国传统绘画的阶段性最高地位。

毕加索被称为20世纪最伟大、最有影响的艺术家之一,他多才多艺,半个世纪里创作的艺术作品至少有6万件,艺术门类涉及油画、版画、素描、雕塑、陶瓷、舞台布景、服装等,几乎包罗万象,全方位地构筑了现代艺术的立体框架。

毕加索是一个早熟的天才,他4岁时的剪纸就能抓住并夸张周围人的特征,8岁时的油画《马背上的斗牛士》就已相当惊人,不但具备敏锐的观察力,还有独到的构思。16岁时他完成的 油画《科学与仁慈》,入选在马德里举行的全国美展,并获金像奖。26岁时完成的《亚威农的少女》,表明了他对传统艺术的反叛,标志着立体主义的诞生。40岁以后,毕加索又转向了超现实主义。在西班牙内战期间,毕加索坚定地站在人民阵线一边,反对独裁的佛朗哥政权。他创作了蚀刻版画《佛朗哥的梦和谎言》。在法西斯空军轰炸西班牙重镇格尔尼卡后,他创作了巨幅壁画《格尔尼卡》,以立体主义绘画语言表现了战争带给人类的灾难,批判、鞭挞了法西斯的罪行。20世纪50年代,他以《和平鸽》、《朝鲜的屠杀》、《和平》等作品呼唤世界和平。他不是一个艺术至上主义者,他与社会通呼吸、共命运,他是那个时代的弄潮儿。

毕加索一生创作了成千上万种风格不同的画,有时他画事物的本来面貌,有时他似乎把所画的事物掰成一块块的,并把碎片向你脸上扔来。他要求着一种权力,他有一种“破坏精神”,他渴望解剖有形的世界,他不仅把眼睛所能看到的东西表现出来,而且把我们的思想所感受到的也表现出来。

很多人认为毕加索的绘画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没有章法,但浙江大学美学与批评理论研究所所长沈语兵则认为,其绝对不是毫无章法,他一步一步地按自己的设定想法走下去,走到不能再走的时候,就掉头寻找别的主题。“毕加索想要全方位地从正面、侧面、反面来呈现人物形象,这是他从年轻时就有的一种根本性的关切。”“他不停地探索,而这种探索基于他对西方整个视觉传统的熟悉,再加上自己旺盛的创造力和想象力,从而玩起了人类想象力中的一种极致游戏。这是我们在看毕加索作品时,感受到一种最大的愉悦的来源,也是毕加索的伟大之处。”

 

无限激情

年轻人总是在探索新鲜事物,探索解决新问题的方法。他们热心于试验,欢迎新鲜事物。他们不安于现状,朝气勃勃,从不满足。但老年人总是怕变化,他们知道自己什么最拿手,宁愿把过去的成功之道如法炮制,也不冒失败的风险。

因曾听说敦煌充满着传奇,又有着不少古代的文物遗产,当时已享有盛名的张大千却怀着激情开始酝酿一个宏伟的计划:远赴河西走廊的敦煌,去寻找中国绘画艺术的源流。在张大千去之前,敦煌那颗明珠却被默默无闻地淹没在荒漠的戈壁滩中,破败荒凉。但张大千毫不畏惧环境的艰苦与工程的繁杂,一定要把莫高窟的精美壁画都给临摹下来,传出去。历经2年多,张大千在敦煌创下了几个世界之最:他是中国对敦煌艺术进行调查的第一人;是当时乃至世界为这些石窟群编号的第一人;写就全世界第一本关于敦煌艺术的学术著作;历史上原大式复原临摹敦煌壁画第一人。

张大千的画风,先后数度改变,在57岁时自创泼彩画法,是在继承唐代王洽的泼墨画法的基础上,揉入西欧绘画的色光关系,而发展出来的一种山水画笔墨技法。晚年的张大千更是在艺术上探索新途径,通过自己不断的实践、摸索、钻研、提炼,渐渐创立了自己独特的泼墨、破墨、泼彩和泼写兼施的新颖画法和画风,为古老传统的中国画开创了一个新领域和一片新天地。他晚年的这一突变,不仅把他的艺术从古典画风引向了现代画风,也把他推上了中国画革新大家的行列。

而毕加索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年轻人,他的作品中充满着他对世界无限的爱,以及汹涌澎湃的激情。

他一生的画法和风格迭变,从他手中能诞生忽而美丽优雅、忽而童稚朴拙、忽而荒谬怪诞、忽而古怪凶狠的绘画、雕刻、陶塑艺术品,根本原因就在于他一生都是一个青年。他的一生创作经历了蓝色时期、粉红时期、原始时期、立体主义时期、新古典主义时期、表现主义时期和田园时期,在他的艺术理我们几乎看到20世纪绘画的诸多风格的演变过程。

伟大的西班牙画家毕加索死的时候是91岁,但却被叫做“世界上最年轻的画家”,这是因为在90岁高龄时,他拿起颜色和画笔开始画一幅新的画时,对世界上的事物好像还是第一次看到一样。他不安于现状,寻找新的思路和用新的表现手法来运用他的艺术材料。他像一位终生没有找到特殊艺术风格的画家,千方百计寻找完美的手法来表达他那不平静的心灵。问起他创作的秘诀时,他说:“我的每一幅画中都装有我的血,这就是我的画的含义。”

 

灵感与性情

艺术家的灵感与激情往往来自于与生俱来的性情。

毕加索的性格错综复杂,可能前一分钟像天使天真烂漫,非常迷人,但下一分钟却像恶魔,霸道粗暴。或许对毕加索最恰当的描述就是:他谁都不爱,除了自己和绘画。

当代艺术家岳敏君曾发现:毕加索的激情、活力与荷尔蒙是与生俱来的,这简直就是一个神话。他创作了大量带有自传性质的自画像,同时把自己的妻子、情人、孩子和朋友们等拉入作品中。他有着异常复杂的感情经历,先后有7位妻子或情人。在谈论毕加索的艺术时,他的感情世界无法绕开,这并不仅仅因为人们对艺术大师私生活的好奇与八卦,更是由于每一次感情的迸发都伴随着毕加索艺术风格的转变。

所以有人说是女人给了他创作的灵感,因为他一生爱女人。

而张大千的一生也风流倜傥,堪称“有情世界的第一痴人”。他豪放不羁、好交好为,挥金如土,重情重义,即是画界公认的大才子、有大气象,也是女人眼里的大情种、真丈夫。曾因一场爱情的变故,几乎改变了张大千的人生轨迹。青梅竹马的未婚妻早早去世,令痴情的张爰顿觉痛苦万分,于是,他抛下一切,一个人跑到松江县裨定寺出家为僧。也因此有了一个伴随他终身的法号“大千”。后来他陆续拥有四位夫人,更拥有一位终身红粉知音,相亲相爱,互协互助,保持了一段半个多世纪的柏拉图式恋情。

或许是文人的性情雅逸,好园林,张大千喜好环境优雅、宽敞美丽,可以种花养草豢养动物的家园。他曾和兄弟居住过风景优美的网师园,如鱼得水;又留恋于青城山环境清幽、灵秀葱茏的四合院;移居阿根廷时住的是带两亩地花园,花木扶疏风景秀丽的两层房舍“呢燕楼”;在巴西时更是从意大利人手中买下一个庄园,因其满园柿子而取名“八德园”,八德园的建设前后经历数年,人力、物力、财力不计其数,为此张大千倾其所有,用以修建他心中的理想家园,这也可谓是其一生投资最大的“艺术项目”;后到美国因为忍受不了“可以居”的狭小。又觅到一处拥有古木参天,草木青青,碧绿苍翠的老宅,取名“环荜庵”,过起读书作画、赏花观景,安逸舒适的日子;然而随着叶落归根的情结越来越浓,张大千还是回到台湾,并在那里修建自己人生最后一幢房产,花木扶疏,泉石清幽,曲径蜿蜒的“摩耶精舍”。由此可见,张大千对美的追求还是具有中国式的文人色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澳门新浦新京 版权所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